汽势传媒

汽势传媒

最后一次,安进以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江汽集团)董事长身份出现在公众场合是在蔚来汽车第10万辆下线仪式上。

汽势传媒

2021年4月7日,合肥飘着春雨,他和李斌双双站在活动现场的入口,周围是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以及率先到达的媒体和蔚来车主。

安进和李斌站着,像准备迎宾的两位家长。过了几分钟,合肥市政府的相关领导以及汽车行业的嘉宾陆续到场,他俩和对方一一握手,相谈问候间,安进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

之后,他和李斌与蔚来车主切了蛋糕,当时媒体和嘉宾已经退场,现场只剩下江淮汽车的员工和部分车主,安进更是显得没有拘束。

汽势传媒

当晚,传出了安进因退休原因辞去董事长及相应职务的消息,安徽省委决定,江汽集团总经理项兴初接任江汽集团党委书记,提名任董事长。

经过董事会一番手续,4月28日,江汽集团正式发布公告宣布新的人事变动。就在公告发布的前一天,公司官方网站上仍报道了安进出席一个论坛的消息。

汽势传媒

按照通常的规定,1957年4月出生的安进已经延迟了3年退休,现在到了国企干部必须退休的时间了,就跟2012年1月卸任董事长左延安年满63岁退休一样。

安进1975年进入江淮汽车,先后担任合肥客车总厂总质办主任,江淮汽车有限公司汽车研究所副所长、所长,安徽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主任、董事、副总经理,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兼技术中心主任,直到董事长、党委书记。

2012年1月,安进出任董事长的时候,当时安徽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11月18日更名为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2011年共销售汽车46.65万辆,增长5.40%,略微高于行业平均增幅,同时实现营业总收入304.7亿元,同比增长2.58%。但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17亿元,同比下降46.88%。

如今安进退休,他上一年交出的成绩单是,2020 年,江汽集团共销售各类汽车及底盘45.34万辆,同比增长7.63%,实现营业总收入429.06亿元,同比下降9.4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3 亿元,同比增长34.52%。

如果以寻常眼光看,那么安进掌舵的这9年,江汽集团似乎经营数据止步不前,但汽车商业评论认为,这背后反映的是他经历了9年惊心动魄的岁月,公司实质性地稳住了阵脚,不仅公司资本结构得到了很好优化,而且整个业务方向也更为清晰和前瞻性。

先看公司资本结构。

2020年12月,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对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增资人民币23.83亿元,获得50%的股份。这也就是说,江汽集团的控股母公司一半的血液已经是来自德国。2020年5月消息传出的时候,江汽集团一连收获5个涨停板,显示出外界对此的看好。

与此同时,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对江汽集团与之合资成立的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首期增资16.09亿元,江汽集团则对之首期增资人民币8252.5万元,由此,合资公司大众持股75%,江汽集团持股25%,合资公司改名为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成为由大众汽车绝对控股的公司。

汽势传媒

对于江汽集团来说这并非坏事。当下汽车大变局时代,市场已经进入新常态,50比50的合资公司道路已经越走越窄,而大众汽车(安徽)有限公司又是主攻电动车,在这方面江汽集团本身也并非处于弱势,它并无必要还按照中国汽车业原来的合资模式行事,如今的局面反而能促进双方更好地合作。

再看江汽集团2021年3月27日正式宣布成立的新的合资公司——江来先进制造技术(安徽)有限公司,江汽集团和蔚来分别占股51%和49%。此次签约标志着先前蔚来汽车由江汽集团代工的合作又向前了一步,双方将在新能源整车制造、服务模式、管理机制等方面做出新的积极的创新和探索。

汽势传媒

这又要追溯到2016年5月,当时,安进领导下的江汽集团与蔚来汽车签约,打造拥有国内自主品牌首条高端全铝车身生产线的世界级智造工厂——江淮蔚来先进制造基地。两年之内三款车型成功量产。截至目前,双方合作的相关车型已经累计生产近10万台。

当下的蔚来汽车市值已经超过600亿美元,双方的合作和一开始相比,展现的前景已经和人们预想的有天壤之别。

汽势传媒

2018年6月15日,蔚来组织了约20家媒体参观在合肥的江淮蔚来工厂。之后,举行了一个沟通会,安进和李斌同时出席。当时安进走进采访间,把两叠厚厚的材料扔到桌子上,说:“我把你们骂我的,全打(印)出来了。”

安进带来的材料中,有质疑江淮工厂的,标题为《江淮代工的问题快把李斌问哭后,蔚来汽车挖来沃尔沃技术大咖》《塑料友情?找江淮代工后,蔚来将在上海嘉定自建基地》‧‧‧‧‧‧当时李斌读了两句,满脸苦笑,对安进说,“你别看了,我都不看。”

安进在2020年5月20日告诉前来江汽集团的“贾可行”团队,江淮与蔚来的合作开创了三个中国的先河:新能源汽车最高端的技术、中国汽车最高端的品牌和中国汽车最高端的制造。他说:“你们都说不行,但我觉得中国缺这点事,我们就得去补一补,做一做,做成了是自己的成功,难道不是国家的成功吗?”

汽势传媒

他还告诉轩辕大学校长、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贾可博士,“江淮目前没有一天不调结构,把结构调整好,将‘四化’工作做好,坚持结构调整就是抓住消费升级的机会。”

汽势传媒

这里涉及到的就是江汽集团的汽车产品业务板块。近年来,外界对江淮汽车的关注更多集中在乘用车产品领域方面的业绩(安进也因此屡屡遭遇争议),包括与大众汽车合资,为蔚来代工,但对占据公司半壁江山乃至中流砥柱的商用车相对陌生,甚至并不知晓。

如果说,与蔚来的合作是互联网化的探索,与大众的合作是全球化的尝试,那么赖以发家的商用车现在则是江淮汽车的中流砥柱。在商用车的众多品类中,轻卡在销量上占据半壁江山,重卡同样是江淮汽车未来发力的重点。

我们看江汽集团2020年的销售状况。2020年,它对外公布的乘用车销量为15.5万辆,可以说岌岌可危,但商用车板块29.78万辆,同比增长15.02%。其中,重型卡车5.41万辆,同比增长41.88%;中型卡车1.41万辆,同比增长34.07%;轻卡销量21.32万辆(含出口),同比增长10.58%,是江汽集团轻卡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

汽车商业评论注意到,在乘用车领域,江汽集团也已经进行了新的变革,原来由江淮大众于2018年设立的合资电动车自主品牌思皓已经在2020年归到江汽集团旗下,这也让它的电动车战略得以以一个新的更为响亮的品牌展开。

汽势传媒

外界很难认识到的是,江汽集团是中国汽车集团中罕见的几乎囊括汽车产业所有品类的车企,正是这种多元化让安进在争议中一直能沉得住气,也让企业在国际化进程中能够提供“TOTAL SOLUTION”的解决方案,恐怕这也是大众汽车最终能够拍板与之合作的原因。

让我们再把眼光放到2012年1月10日宣布左延安退休的那次会议上,时任安徽省委组织部副部长金春忠提到选择安进接班的三点原因,其中一条非常关键——长期作为左延安助手的他,“工作思路清晰,领导经验丰富,工作有创举、推动工作的力度大”。现在看来此言不虚。

汽势传媒

2012年4月,汽车商业评论杂志在封面故事《教父谢幕》中曾经这样写道:与左延安低调、内敛,且柔中带刚的性格不同,安进留给外界的感觉则始终是高调、活跃、刚强在外。在2010年公司200万辆下线仪式上,安进的一句“我恨不能今年就做到年产销100万辆”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德国有奔驰,中国有江淮”的豪言壮语则让外界感到,安进带领下的江淮也许会走上一条激进之路。

谁能料到这条激进之路竟然如此翻天覆地,如前所述,最近几年,安进带来企业联手大众、代工蔚来、调整乘用车、强化商用车、瞄准国际化,创新动作不断,完成了企业的战略布局,引发中国乃至全球汽车产业的关注,也让江汽集团从边缘企业一下又被推到镁光灯下。

不过,这其中的难也只有安进和他的伙伴们心知肚明。“无论多困难的环境,江淮人有扛得住的精神,能坚持。”2018年的一次采访中,安进这样说到江汽集团的“底盘精神”,“客车底盘的开发非常艰难,专用车底盘的大梁是弯的,没有资金开模具,我们硬是拿着榔头把五毫米的钢板敲了出来,敲出十台大梁,做了十台客车底盘。为了迅速发往客车厂试制,我们几乎每天干到凌晨。”

江汽集团最初曾是一家以制造底盘为核心业务的企业。1980年代计划经济下,轻、中型客车非常受欢迎,很多车企找不到合适的底盘,当时客车企业一般拿轻卡的底盘改装,它就瞄准了这一市场,决定开发客车底盘,这一业务与其他车企形成了差异化。这种差异化也一直是安进追求的活法。

2020年8月,安进在出席在武汉召开的第十二届蓝皮书上论坛时提及江淮的创新模式时强调 “聚焦新四化,主动的拥抱变革”,同时,“开放、合作,积极迎接巨变”。他的努力和实践现在看来已经获得阶段性成功。

汽势传媒

如今接任董事长的项兴初在去年5月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说:“我们在十三五时候,安董事长就讲,‘江淮汽车是为活着而奋斗’,今年整个疫情让整个行业受到了影响,我们在(20)18年率先遇到了,我们比别人更早地进入到了困难期,反过来说已经在做调整做痩身、调整和优化。”

汽势传媒

这可以看作是对安进这9年来工作最好的评价。以下是2020年5月20日,贾可采访安进的部分对话整理,未公开在互联网上,供读者诸君参考。

汽势传媒

“不也是一个活法吗?”

贾可:现在你是否应该更多思考乘用车的发展?

安进:今天看完以后,你什么体会?

贾可:我的体会是这两年你调结构,调产品取得了初步的成果,包括产品线没有那么乱了,包括咱们的嘉悦重新梳理了,抓主要的产品,A5、X7,我觉得这个是对的,整一堆,琳琅满目的,经销商不知道怎么卖,把产品竞争力提升好是关键。这个市场竞争太激烈了,怎么样找到差异化,找到我们市场,怎么样去做,这个可能是你们未来主要考虑的事情。

安进:乘用车就按照你的路子往下走,能不能走下去在于你可不可以始终向里面投入资源,江淮从来没钱,第一艰苦奋斗,咱们有一分钱干人家两分钱的事,还有商用车我丢过吗?曾经有一段时间可以不干的,大家看不上,我不是还干呢吗?今天看看是对了吧?!

贾总,你讲我们问题的时候,讲的一针见血,就是按你的思路讲,得有一条,我让江淮有资源投,资金、环境、条件,我认为有很多差距。江淮也有他的特点,我今天有这么个硬件环境和条件,这也是不多见的。

你讲轻卡,中国哪个有我这么长的?轻卡的发动机、变速箱、后桥、车架、驾驶室、线束、管路,我全部重新做,30万辆的商用车,我自己养得好的很,全部在我自己手上,既是质量也是效益,全球大概就是我这了,就坚持这个东西。

和李斌的合作,李斌干的事情,你不觉得和特斯拉干的一样吗?难道就不是我的活法吗?那不也是一个活法吗?今天如果自己不练这个事,我明天也就不一定跟得上了。我要不断地提升,加深理解,对合作伙伴有贡献,有帮助。我能够走出来当然更好,我走不出来,也要通过另外一条路走出来,不一定一条路走到黑,我只要可以往下走就行。

第一是看有没有能力走,吃不好饭、饿肚子不行;第二条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你无论是和大众合作,还是和蔚来合作,还是我自己,都是路子,没有讲非要走哪一条才对,哪一条就不对,没有这个事,企业活下来就对。我非常的低调、冷静,这个你还能活过来,你也就不怕什么了。

贾可:江淮大众这一块,现在基本上也还算是刚刚起步。你对他的期望有多大?

安进:我跟同志们讲,我说你跟谁合作,都不要放弃自己的努力。你不要说明天我跟别人合作,我可以什么都不干了,不行的。(江淮大众)第一款车是我给大众的,中国没有人做到吧?不管它卖得好不好,得不得到市场认可,至少大众觉得你这款车是个车。

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要长本事。我坚信一点,你要能做到大众的品质,你就不要担心你没有不被认可的品牌,就是坚持,做得还要好一点,再好一点。再好一点你就会产生效益。

贾可:现在江淮大众第二款产品什么时候拿过来还是咱们一起跟他研发,还是说还是我们自己往里放?

安进:敬请下次分解。我们有足够的耐心来做这件事情,本身今天合资就不是一件时髦的事,我也不去赶这个。现在合资很多垮掉了,合资不是唯一的选择,也不是一个时尚的选择,但是你从中间可以得到什么,我今天有极大的耐心,我们一起探路。不是干新能源吗?新能源大众自己今天也还没有被市场认可,或者你还没有把MEB拿出来,它都没有拿出来,你非让我怎么样,也有点不讲理。你拿不出来我弄点事出来,大家一起试水也很好的。

贾可:江淮大众现在咱们投入多少?

安进:我们没有投,我现在生产线共用,所有的投入必须和产品挂钩,没有好的产品,所谓的高端制造是不存在的,我们看过李斌的产品,我不消化吸收怎么投生产线?这个是我们的水平。

你把产品一介绍,把你的结果一报告,我们马上就参与进去,生产线就同步了。今天就是要这样,江淮的制造能力很强的,只要你有成熟的东西发过来。我们现在的生产线能力不是问题,问题是产品和投入的点得把握好。

贾可:没有产品都是空的。

安进:对,所以先把研发搞一搞。虽然没钱,但是我们还坚持投研发。我认为车是通的,我的车联网谁都能用,没有说智能化谁不能用;我的动力总成谁不能用?不都用了吗!所以乘用车关键你路走得正不正,我们要总结很多的经验教训在于,如果就车型说车型,根本没戏,如果你回过头来老实把平台的事情讲明白了,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一点,路就顺一点,大众一个MEB平台出多少车?

我们在努力地做平台。跟大众合作,总是会得到一些感悟的。我们在搭建自己的一些车型的平台,包括和蔚来也未必不可能再开发一个产品,都没有问题。

贾可:现在咱们研发中心多少人?

安进:大的时候,3500人总是有的,占到我10%到12%的水平。

汽势传媒

“国际化太赚钱了”

贾可:今年的疫情导致一种逆全球化倾向。咱们江淮走出去也是比较早的,这几年,其它的兄弟企业也是猛往外走的,长城在俄罗斯图拉建工厂,吉利在马来西亚收了宝腾,现在咱们在国际化道路上有什么大突破?

安进:行稳致远,别着急,要不就不去,要去就花钱,先问人家认识不认识你,你是不是好东西,是好东西就按照这个路子往下走,如果你不是好东西,你花钱也走不了这条路。

国际化太赚钱了,我从来不亏损,没有应收帐款,没有坏帐,也没有被边缘化,因为我所有的产品都是给人家带来价值的,都是可以和国际知名品牌PK的。你既然做这么大了,如果你再往下也是可以的。

该不该投资建个厂,可以啊,干就完了,不问三七二十一地做。我现在在俄罗斯卖轻卡,我不管你条件多么苛刻,对不起,我就是最贵的,还是照样卖。

首先你的产品要对人家有价值,给人家一个好的解决方案,有时候说江淮的问题,要国际化,我觉得江淮的国际化也有它的特点,跟我合作都有了,人家国家也不大,犯不着自己去制造。

你要买商用车,买轻的也有,重的也有,大的也有,小的也有,买江淮就解决了,而且都不错,都拿得出手,给人家带来价值都是不错的,你到南美去问问,(他们知道的)中国品牌可能是江淮。

我这个公司是这样的,你来看,凡是看过江淮的就不走了,不要讨论什么,到我们公司来,你看一下,我再见你,看就看,不看就走。

贾可:中国车企这么全系列的也少,咱们还有铲车、叉车。

安进:这是我们江淮尽社会责任。过去的老国企,军工企业,咱们都得要帮衬一下,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对我们有要求,这个不是我的方向。

贾可:也不亏钱。

安进:当然不亏钱,我们做做就可以了,这个不算主要的,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们坚持一个价值导向,一定给客户带来价值,同时培育自己的优势。不是我做什么都好,大的规模我也应该有,规模不大的,我把特色做好。

我们的重卡,我3000人干五万辆重卡没什么丢人的,不要老为我担心,你那么小,也没有投资,我有技术,我做的是现在中国最好的重卡,我大言不惭,我敢卖最贵。

贾可:多少钱一辆?

安进:40多万元一辆,总是可以的吧?

贾可:你们的国际化,某种意义上是找国外大的经销商集团咱们一起合作,是这种模式吗?

安进:找当地最牛的,就怕我找不到,找到了就行了,你永远不要怀疑经销商的能力,经销商的能力往往决定你的产品的竞争力,同样的车,你卖和他卖都不一样。

贾可:他会把你一条龙的产品都卖出去。

安进:我跟他一起做,他是最好的价值传递的中介,桥梁。我的车不错,你又会卖,你把我的车卖到最有需求的地方,我也让你赚钱,我也不亏损,大家都高兴。中国有很多事,全球化的事,有时候想想是不是有点大了,别那样,先慢慢来,别着急,不要这样的。

汽势传媒

“活得好一点,活得潇洒一点”

贾可:你刚才讲要活下去,还是比较淡定的,你觉得现在的环境下,大家都讲企业要保持现金流,一定要控现金流,江淮讲这方面应该不存在问题吧?

安进:全中国没有不缺钱的企业,江淮缺钱缺得一塌糊涂,没有关系,有钱也不是发展的决定因素,搞不好就乱了。有钱和没钱你都得知道现金流很重要,努力就可以了,但这个东西有时候也不是绝对的,有个阶段性。现在你一定要让经销商,让供应商好,那边拼命给供应商钱,这边我不能要那么多经销商的钱。

当然,什么东西说死了不行,不能绝对化了,抱着现金流不投资就可以了吗?最安全了吗?什么东西得动起来,但是不要乱,这个很重要,保持现金流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要干风险很大的事情。关键是扛下来,我有几个我就投,我认为我不要借钱投就可以了。

贾可:今年很多企业讲,有一些不必要的项目就砍了,你刚刚讲有风险的事情就少做或者是不做,对于今年讲,江淮在这方面有一些什么项目是不是会停了或者是不做,有没有这样的。

安进:我“十三五”项目干完了,今年就讲产出,产出过程当中消除一切浪费。他们老讲干毛巾挤出水,我们说是胡说八道,大家不至于这么痛苦,但是也别乱花钱,我们固定费用、管理费用大幅度降低,员工的人均工资不能降。经销商,供应商跟我们干得很高兴,发展和发钱协调好就可以了。

贾可:马上就规划“十四五”规划了,“十三五”的任务是活下去,“十四五”江淮是什么?

安进:活得好一点,活得潇洒一点,不要那么捉襟见肘,让贾总放心一点,中国还有个江淮。江淮忙得热火朝天,从来没有闲着,它的价值观和对企业发展的定位有自己的特性,我们定下来就不慌了,就这么往前走。

贾可:对江淮来讲,这两年搞过所谓的员工持股,这一块怎么继续进展,还是边走边看?

安进:凡是合规的国家鼓励的,我们都全力以赴地去推,比如说股权激励我去干就可以了,这个一定是搞的;第二个不要抱怨我们的体制僵化,国有资本本身这一块神圣不可侵犯,不可以打这个主意,但是把它搞活的很多事是可以干的。

现在国资委还在抓科创示范企业,我们产学研搞得也很好,我们和天津大学的发动机合作搞得生龙活虎的,大家都高兴,不断出新成果。和科大的,和清华的都在搞,这个过程当中,把小机制搞活一点,不要动国有资本,所有的股权激励并不是简单的混改,股权激励从来不动国有资本。

贾可:就是增量。

安进:微观搞活,多搞增量,巩固增加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我也没有讲我要用如谁,从来没有讲过我要如谁,我就是不如人家,我认了,不代表我不可以有点情怀。

贾可:现在外界觉得江淮整个人才基本上都是内部培养,也就是说所谓的人才方面的开放度似乎不够。你作为一把手一定要考虑人才的构成,毕竟很多事情都是靠人做,这一块你是怎么思考的?

安进:如果没有人才我就可以把这个活干出来了吗?我有人才,只不过我从来不说把工资卡拿来我给你加一倍,我不干这个事。我的博士一大堆,你还不知道五十铃的专家在我这当总经理、当厂长,还有德国奔驰的人,韩国现代的欧洲设计总监在我这,你不知道就是了。

人才多着呢,非要惊天动地,非要鸡飞狗跳,就叫你有人才,我不这么干。自主培养这条路永远不要废,但是你国际化的水平,高端的人才,你用正常渠道引进,有的放矢的引进,引进来要好好用,对得起人家,不能是作为一种创新的战略。

这么看问题,一个企业要发展,所有的要素都是需要的,只不过用什么方式方法培育、积累,发挥这些要素的作用,而不是在于一天到晚惊天动地的,以至于明天急了,搞签字,绝对不互相挖人。挖就是了,没有什么问题。

哪一天我要被挖走了,这个事就不好搞了,那就不是江淮了,你也不来了。你问问他们,老安走了以后怎么办,是不是他们的福气,也许是的,我就成为最大障碍了。

贾可:你未来的这么多经验,退下来,可能是接下来这么多企业需要的。

安进:人还是要有情怀的。钱很重要,我也没有钱,我觉得情怀比钱更重要的,你老贾看得起我,跟我聊聊。我觉得我跟这些兄弟们在一起,干干很有意思的,我们不提钱的事,也不至于为三斗米折腰,有什么追求就是了,追求不一样。

我觉得我每天干点活比钱有意思,再说也不会饿着,所以你讲的,我可能会到哪,基本不可能的,至少在我过往之中,我很坚定,如果我退休了,看得起我,我就讲讲,不收钱。

贾可:现在整体上江淮外界认识不太清楚,特别是在乘用车这块业务上,外界对咱们的误解很多,有的是故意的,有的真是误解。

安进:我不明白,我活着也不碍你的事,李斌也不影响你,大家误解什么。我认为如果这个是媒体的增值途径,我就不抬杠了,天天搞我,搞得很高兴,你们就赚钱了,也可以的,我也很自豪。我跟李斌讲,我说我们存在的价值还得有一条,你得让自媒体赚钱,你没有新闻,他们不赚钱了,也不好。我们难受一点,为人家赚钱多奉献,像我给客户提供价值,是一个道理的。你骂我一顿损我一天,有一千多万人看,你数钱的时候还讲老安真不错,那也是可以的。我为流量活着也觉得是我的价值,你不损我,你还没有钱,你损我还有人看,说明我有价值,就是这样的。

贾可:现在作为董事长,你现在主要干什么?

安进:我现在就是帮项总忙事,哪个地方难了,项总忙不过来我就忙,大家有时候思想不统一,我帮项总统一思想,有些大事得坚定不移地干。像蔚来的事情,你以为江淮都同意,国有企业谁不能发言,对不对?

我还有我的专长,产品一个礼拜两三趟是肯定要去的,和大家商量一下的。我真的不是一个搞经营的,你跟我讲产品,我非常高兴。

撰文 / 张霖郁编辑 / 张 南设计 / 赵昊然

文/汽车商业评论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汽势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快分享给朋友吧!

微信、QQ、支付宝扫一扫手机阅读更方便。

点赞774

发布于 2021-05-07 15:01

发布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福特汽车宣布杨美虹女士出任福特中国传播及企业社会责任副总裁 | 福特中国媒体中心

福特汽车宣布杨美虹女士出任福特中国传播及企业社会责任副总裁 | 福特中国媒体中心2019-11-07

福特汽车宣布杨美虹女士出任福特中国传播及企业社会责任副总裁

9596次
张征:汽车行业新私域营销探索与实|汽车商业评论

张征:汽车行业新私域营销探索与实|汽车商业评论2019-11-07

目前为止,私域还像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概念,这也正是它火的原因

3.4万次
周卫东:要“脱碳”,中国车企该怎么办?|汽车商业评论

周卫东:要“脱碳”,中国车企该怎么办?|汽车商业评论2019-11-07

不能起个大早赶个晚集,不能走在国际同行后面,否则我们会先手变反手,会被制约

2.9万次
唐锐:自动泊车是最有可能走通的商业模式|汽车商业评论

唐锐:自动泊车是最有可能走通的商业模式|汽车商业评论2019-11-07

Robotaxi迟迟无法商业化落地,但自动泊车不会太远

3.6万次
邵景峰:平行世界,关于汽车创新的一点思考|汽车商业评论

邵景峰:平行世界,关于汽车创新的一点思考|汽车商业评论2019-11-07

没有突破性的造型设计,只有突破性产品的造型设计

5.1万次
尹同跃:当一个能与客户真心交朋友的“理工男” | 奇瑞控股

尹同跃:当一个能与客户真心交朋友的“理工男” | 奇瑞控股2019-11-07

尹同跃:当一个能与客户真心交朋友的“理工男”

6.5万次
丁杨峰:以优秀设计引领技术发展路线|汽车商业评论

丁杨峰:以优秀设计引领技术发展路线|汽车商业评论2019-11-07

一汽红旗将东方文化融入汽车设计,实从当代艺术、现代艺术、历史文脉、生活环境中探寻新高尚美学思路。

4.6万次
王学柱:希望ESG能成为汽车产业链的一个先手|汽车商业评论

王学柱:希望ESG能成为汽车产业链的一个先手|汽车商业评论2019-11-07

希望汽车产业链头部公司能完善ESG风险管理和信息披露,在整个产业链上有一个带动的作用。

3.9万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