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势传媒

很多时候,我们都说一辆车是可以拥有生命力的。

很多人认为,一辆车的“生命”,其实就在于驾驶过程中这辆车向驾驶者传递的各种信息,从而实现了人与车之间的默契沟通。

汽势传媒

其实,在我看来,一辆车的“生命力”除了体现在机械层面,其实还体现在一辆车的设计上。尤其是一辆车的前脸设计,很容易显露出一辆车拟人化的个性表达。

往简单了说,一辆车的前脸,只是由进气格栅、车灯、保险杠、引擎盖等元素组合起来的,并不复杂。

但是往复杂了说,这些简单的元素,在经过了设计师们无数次修饰、刻画,最终才有了能传递情绪、传递生命力的拟人化特征。

今天,我们就聚焦汽车的前脸设计,看看设计师到底是如何从设计层面为一辆车注入生命力的?

人有多少种情绪,汽车就有多少种设计表达方式

如果让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去画出一辆车的前脸,他们的作品大概率会是下方这样的:

汽势传媒

虽然他们只知道把各种汽车上所必要的元素汇集到这幅图画中,但不得不承认,在孩子们小小的心灵中,汽车的“前脸”和“人脸”一样,也是有鼻子有脸的。

而在不少汽车设计师的思路中,依然没有放弃这种天真的想法。几十上百年来,很多经典的汽车设计,就是源自于这些天真得有些可爱的想法。

汽势传媒

当然,一千个个观众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不同的汽车前脸设计,很大程度上也来自于设计师们个人的想法以及当时的“情绪”。

不同的设计师,往往会根据车型的定位、个人的喜好来设计出不同情绪的车辆前脸。

接下来,我们就来聊一聊,在全球出名的设计师眼中,汽车应该有的“情绪”是怎样的?

瓦尔特·德·席尔瓦:用近乎平淡的方式,打造出“酷Guy”脸

很多女生在看到年轻时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时,绝对会被这幅“盛世美颜”所吸引。

不管是在《猫鼠游戏》中还是在《泰坦尼克号》中,“小李子”总是拥有一副酷酷的容颜。

汽势传媒

但正是小李子这样的“酷Guy”,面庞却并不冷峻,反而是有一种圆润和温暖的感觉,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邻家大男孩”。

汽势传媒

在汽车设计中,运动取向的车型,往往为了展现出自己的炫酷而采用大量犀利、攻击力极强的前脸线条,营造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但是,瓦尔特·德·席尔瓦却让运动型车拥有了邻家大男孩或者小李子一般地平易近人。

在掌管大众集团设计时,德·席尔瓦便主导了高尔夫MK6、新一代尚酷等车型的造型设计。

汽势传媒

毫无疑问,高尔夫MK6和尚酷都是运动取向的车型。

但在这两台车的前脸上,你很难找到一处尖锐的线条,反而是以更加柔和、平缓的弧面设计,呈现出了两兄弟独特的运动气质。

而这样的运动气质,就像是阳光大男孩一般,浑身上下都显露着一股子荷尔蒙气息,却并没有令人感到“亚历山大”的压迫感。

汽势传媒

实际上,这样的前脸风格,不仅营造出了这两大运动大众车的独特韵味,更开创了大众家族化的设计理念。直到如今,这种眉清目秀的“大男孩”设计,也出现在很多大众车型上。

卢克·唐克沃克:超级性能,理应“横眉冷对”

在运动车型中,像高尔夫MK6、尚酷那种“酷中带柔、帅中带笑”的设计其实并不多。

在大多数时候,设计师都喜欢在这一种车型上运用“愤怒”的表达方式,为一辆运动型车带来出众的视觉冲击力。同样来自于大众体系内的设计师卢克·唐克沃克,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汽势传媒

唐克沃克的经典作品,有兰博基尼的Murcielago和西雅特Ibiza。

这两台车的跨度着实不小,但如果大家仔细观察它们前脸的话,却不难发现:无论是超跑还是小钢炮,它们都呈现出了一种十分愤怒的外观表情,有一种“谁XX还能比我强”的嚣张感。

汽势传媒

而这样的愤怒感和嚣张感,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它们“眼神”——也就是车灯的刻画。

例如,作为一台超跑,兰博基尼Murcielago拥有着楔形车身带来的扁平车头,搭配纵向且外扩排列的不规则四边形车灯以及带有一定弧度的下方进气格栅,显得目光极为锐利。

并且,这种锐利感和现在以狭长灯组营造出的锐利感不同,这辆车很像是电影中的反派一般,更具有邪魅且冷峻的气质。

汽势传媒

而同样愤怒的西雅特Ibiza,其整个车头则显得更加圆润立体。

但是,像内侧下方收缩的车灯搭配比较小的上方进气格栅和宽大的下方进气格栅,塑造起了一种龇牙咧嘴的表情。而这样的表情,看上去同样凶狠。

如果说,兰博基尼Murcielago是愤怒的反派大佬的话,那么,西雅特Ibiza就是大佬身边“装腔作势”的小弟。

汽势传媒

罗伯特·吉埃里托:意大利式的可爱,并不是矫揉造作

在打造凶悍超跑的同时,意大利也最不缺可爱和圆润的佳作。

从Vespa到菲亚特500,意大利人设计出的圆润与可爱,深入世界车迷的内心。被奉为一代经典的新菲亚特500,便是由意大利顶级设计师罗伯特·吉埃里托设计完成的。

汽势传媒

“圆润可爱,如同小土豆一般”,这是很多朋友对菲亚特500的评价。但菲亚特500的可爱前脸却并不是那种矫揉造作的可爱,而是散发出了一种淡然的微笑,从而让可爱的气质呈现出来。

汽势传媒

在几十年来,拥有笑脸的车型并不少。例如上一代马自达MX-5 Miata、马自达3星骋等等,它们都是通过“笑脸进气格栅”这种很直观的元素来呈现“笑脸”的。

汽势传媒

但是,菲亚特500却并没有这么直观。在这辆车的前脸造型中,你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这辆车“在笑”,但是只看细节的话,却找不到这辆车微笑的元素到底在哪里。事实上,罗伯特·吉埃里托是通过“微整容”的方式,让这辆车笑起来的。

汽势传媒

例如,当一个孩子笑起来的时候,眼神会微微上挑、脸边会有淡淡的酒窝。

而菲亚特500的车灯,并不是一个规整的圆形,而是略带椭圆的设计形态,这就像一双大大的圆眼睛,在笑起来的时候略微闭眼;而大灯侧下方的雾灯区域,则可以看做是这辆车的小酒窝,搭配拥有较大弧度的下方格栅,让这台菲亚特500拥有迷人且不造作的微笑即时感。

汽势传媒

彼得·希瑞尔:用更新潮的方式,让“虫子”继续保持天真

第一代大众甲壳虫,以极具仿生的设计,近乎完美地还原了甲虫的形态。

而随着彼得·希瑞尔入主大众设计部门,甲壳虫重新获得了灵魂。在新款甲壳虫的前脸设计上,我们看到了一只更加现代化,但同时也继续保留着那股子“天真劲”的新虫子。

汽势传媒

新甲壳虫的设计,几乎圆润得“犯规”,尤其是在前脸位置,各种圆润的设计集为一体,完美再现了“玩具车的天真与灿烂”。

很多人喜欢把甲壳虫和菲亚特500相提并论,但在我看来,两者完全是不同的风格。菲亚特500代表了意式可爱浪漫的纯真,而甲壳虫则是完完全全的天真。

汽势传媒

这种“人畜无害”的表情,其实是因为在甲壳虫这台车上,设计师完全颠覆了以往的常规姿态和比例。

从正面来看,甲壳虫的前脸完全就是一个标准且圆润的正梯形设计,四平八稳的模样甚至有一点“婴儿肥”。也正是这样极致的圆润,使得甲壳虫的天真表情有了基础。

汽势传媒

同时,一双比菲亚特500还要大的圆眼睛,再加上凸起的轮拱和翼子板设计,又使得这辆车在前脸风格上,拥有了看似离经叛道但却和谐至极的过渡。

并且,甲壳虫完全没有过度的设计,简洁的前脸线条,同样是将孩提们才有的天真烂漫呈现了出来。简单得就像一个孩子,说的就是彼得·希瑞尔笔下的甲壳虫。

结束语

或极致凶悍、或天真灿烂,在汽车百年发展历史长河中,造型已形成了成熟的设计。幸运的是,当今的汽车设计,并没有出现严重的同质化现象,而是以百家争鸣的方式,为我们呈现出了千变万化的设计形态。也正是这样的多元化,构建起了当今成熟的汽车市场。在全面走入电动化的未来,设计师们还会给我们带来怎样惊艳的作品?我们拭目以待!

文/二师兄玩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汽势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快分享给朋友吧!

微信、QQ、支付宝扫一扫手机阅读更方便。

点赞407

发布于 2024-04-07 16:52

发布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全部评论